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等深谙商业之道,把“名师”作用发挥到最大_培训
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等深谙商业之道,把“名师”作用发挥到最大 看点:“文都教育名师另立门户”让曾经的考研“金字招牌”在业内闪了闪光。不知,看到环球优学约半年才从多校区被集体挖角的风波中恢复的消息,文都会作何感想? 无论基于何种原因,教培行业名师被挖墙脚,或名师抱团出走都不鲜见。新东方配得上“教育圈的黄埔军校”的称号,公立学校区域之间、城乡之间的“师资流动”也令较落后地区有苦难言。 师资是教育的基础,教师人才也是教育行业发展的保证、核心的竞争力,培训机构应也不例外。 对于培训机构,“名师”效应不言而喻,高途课堂的几位名师遍布北京市中心公交站牌,成了品宣名片。 如跟谁学一样,猿辅导、作业帮、学而思等深谙商业之道,将“名师”的作用发挥到极致。 培训机构与资本察觉到,教育需求、教育焦虑等催生教培行业的迅猛发展,种种原因驱使家长、孩子与课外培训难舍难分。 名师在哪,学员在哪,知名度、现金流向哪? 师资水平尤其名师,是招生、抢生源的关键。家长为孩子选择培训时会货比三家,性价比、师资质量、口碑等吸引。诸多因素中,师资的影响无疑是关键性的。 名师也是续费率、课耗率的保证。师资得到家长与学生的认可,家长续费、学生积极上课变得简单,甚至“口碑”口耳相传带来新服务对象。 因此,教培机构发展需要越来越多的名师,但教师成长是有规律的,是持续长期的系统工程,需要建立一系列体系作为保障,这怎能符合教培机构发展的迅猛速度? 相互挖墙脚难免成为捷径,“包装名师”更是百试不爽,最快的还是降低师资招聘标准,哪怕是后期再承担一定培训成本。 为了抢夺名师,教育巨头们开出诱人的高薪。据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报道,网易有道给高中大班课主讲老师开出50万元起步的年薪,优秀者年薪可超100万;猿辅导也以年薪40万-100万元招聘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各学科优秀主讲教师;高途课堂也曾透露称,有丰富教龄的主讲老师年薪可以超过200万元。 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发力校园招聘,目标人数超过3000人,在北京、上海等11座城同步开启,岗位包含教研教学类(主讲、教研、辅导老师、社群班主任)、产品类等。大力教育曾高调宣布将于未来四个月内招聘一万人,岗位覆盖清北网校、瓜瓜龙启蒙、开言英语等。 除大力教育以外,作业帮、猿辅导等也将目标瞄准了高校。 当然,校外教培机构对“名师”被挖墙脚是心有余悸的。据AI财经社报道,“机构里一位名师的出走,意味着一大批学生的流失。作业帮直播课高中数学主讲老师肖晗跳槽,他在新平台的课程迅速招到了5000多名学员,以单价每人4000元学费计算,总共就是2000万元。” 广告语中,“名师”是招徕家长和学生的“法宝”。“清北一线名师教”“哈佛北大清华名校背景师资,教学质量有保障”“老师90%以上毕业于重点高校及师范院校”“找一线名师,学解题大招”“万中选一好老师”“独家大招,秒杀重点题型”…… 培训机构对“名师”的定义异常一致:“毕业于名校”“熟练掌握各类考试命题规律”。 这仿佛很好地迎合了大家的需求,以超标、超前培训达到应试目的,尽管应试导向与“唯分数论”是明令禁止的。 在“看上去很美”的广告宣传下,如《人民日报》报道,虽然广告天花乱坠,但实际上一些培训机构师资参差不齐,“有些常年上课的教师并没有教师资格证,还有的老师教育背景确实很好,但学得好不等于教得好。不少机构教师并非师范专业,也没有教学经历,就被包装成名师。”“不讲究对知识的深刻理解,而是研究各种口诀、大招、秒杀技巧。” 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朱晓进也曾调研发现,很多校外培训机构聘请的教师虽然持有教师资格证,但授课水平参差不齐,还有一些“网红”培训教师违背学习规律、拔苗助长,教学质量堪忧。 “招生引流”“续班率”是校外培训机构考核教师水平的重中之重 正如不少学者、家长的感受,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将教育引向了商业化。机构以市场化为导向、紧盯“续班率”。 名师的工资是诱人的,但据报道,校外培训机构工资也是有相关KPI的,与续班率考核,特别是“通过短期体验课进行招生引流”密切挂钩,这就导致主讲老师要“授课”,更要“售课”。 这倒逼着老师们很难关注到教学质量与孩子成长,渐渐着重研究迎合家长为孩子提分、考级等需要,吸引服务对象续课;慢慢熟练掌握营销话术,无心研究教育教学。 一位猿辅导员工称,“面试时HR说工作内容是‘70%销售+30%辅导’,但是我认为这就是100%的销售,然后剥夺你自己20%的时间来进行辅导。” 他还告诉AI财经社,给辅导老师施加销售压力的情况,无论是在跟谁学(高途课堂)、好未来(学而思网校),还是猿辅导、作业帮,都同样存在。 校外培训机构需要生存、发展,看中转化率、续班率、满班率等指标无可厚非。 但资本是逐利的,总是持续、快速地探索一个行业的边界,宛如昨日的“共享单车”“金融贷”“长租公寓”等被资本催熟的行业。 我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,民办教育事业属于公益性事业,是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。 培训机构要回归教育公益属性,人员资质培训、名师打造、内容规范、教学研究等要淡化商业色彩,坚守教育发展规律。 而今的教培机构市场,尤其是在线教育行业,一定不能重蹈优胜教育、学霸君的覆辙,不要让老百姓重复足坛名宿范志毅的“名言”。 注:图片来源于人民日报、摄图网等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 (关注“搜狐教育”获取更多教育信息,微信ID:sohujiaoyu。若有意洽谈搜狐教育采访、合作等事宜,请发邮件至cpcedusohu@sohu-inc.com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